本篇文章2465字,读完约6分钟

经过记者刘明涛

梦想总有一天会消失! 中恒集团( 600252,收盘价18.27元) )半年前与步长医药一起编织的“高成长”梦想消失得如此之快。 陷入“合同之门”的中恒集团在停牌高的几天后,于今天取回卡片,带来了“讣告”。 由于阶梯医药无法完成总销售协议书约定的销售任务,企业和阶梯医药解除了《产品总销售协议书》,这意味着今年达到23亿元的销售承诺正式化为泡影。 无论企业恢复品牌后有多少次下跌,投资者遭受的悲惨命运都已经决定,但悲剧发生的背后,证券公司不负责任地吹嘘给投资者带来的伤害,却成为了他们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天价合同告吹 三大疑点拷问中恒集团”

引起骚动的合作问题终于成了定论。 中恒集团今天宣布,企业控股梧州制药和步幅医药于年11月5日签订《产品总销售协议书》,但目前步幅医药未能完成总销售协议书约定的销售任务,经双方协商同意解除《产品总销售协议书》,并在市场交接等善后工作中 根据《产品销售总合同》的违约责任,中恒集团获得了1亿元的违约金。

“天价合同告吹 三大疑点拷问中恒集团”

虽然中恒集团详细解释了协议的解除,但《每日经济信息》记者从其表现中发现至少有三点难以自圆其说,还有很多疑点。

中恒集团在追究其销售协议执行中出现问题的原因时,首要矛头是“分步医药”的宏观疏漏。

中恒集团表示,2009年上半年,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没有在全国范围内贯彻实施,大部分省份的基本药物招标刚刚开始,山东梯级医药企业由于对该业务认识不足、重视不足和管理工作失误,许多省份的注射用血栓通产品招标网络业务失败,实际上,

但令人费解的是,分步医药在心脑血管市场拥有庞大的营销团队和较为完整的销售互联网,企业的丹红注射液与血栓属于同类产品,企业既然签订了巨大的合同,难道不意识到招标工作的重要性吗?

另外,步长制药、梧州制药等南北中药龙头公司去年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实施产销合作新模式、整合销售体系、共享网络销售。 这样充满自信的合作,会犯在实施中招标网上失败的低级错误吗,完全不可信。

另外,中恒集团指出,梯级医药在履行协议近10个月内未能完成约定的销售任务,未能实现约定的销售增长。 而且,其销售额的95%以上是由梧州制药原有的销售团队和互联网完成的。

销售额的95%来自梧州制药原销售团队,分步医药不给力工作,利用自己的营销互联网帮助中恒集团,不是吗?

其实,早在年梧州制药与梯级医药签署重大产品总销售协议时,就存疑了。 当时承诺,在总销售期限内,中恒集团拥有的销售人员由梯级医药拥有并领取,原所有销售门店由梯级医药管理。

一位业内人士质疑,中恒集团拳头产品血栓通前三年的销售爆炸性增长,取得了远高于过去十几年的成绩。 明明自己有这么强的销售能力,为什么要把销售全部交给阶梯医药呢? 其次,把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交给别人,全面交给自己的销售人员和经销商,这样的方法合理吗?

更值得观察的是,中恒集团全年医药制造业营业收入8.81亿元,换了营销团队,销售一年会翻倍吗? 步长医药和中恒集团当初不切实际的销售协议,到底欺骗了谁? 也许只有中恒集团和步长医药两家企业自己知道。

因为销售额的95%来自原销售团队,所以中恒集团是否也过分容忍了步长医药? 到现在为止,半年的报纸出来之前,才停卡合作,几个月前没有发生这个问题吗? 为什么没有马上停卡协商?

对于这次阶梯医药违约责任,看起来生气的中恒集团受到了极其温柔的处罚。

中恒集团公告称,《产品总销售协议》曾承诺阶梯医药向企业支付销售产品保证金3亿元。 其中违约责任是指在逐级医药工作年度内未能完成协议规定的销售基数,企业有权按约定扣押保证金,有权调整逐级医药总销售权。

今年8月26日,梧州制药与步幅医药签订的《协议书》中,步幅医药向梧州制药提供5000万元保证金,作为履行协议的保证金,步幅医药将从各经销商收到的5000万元保证金交给梧州制药,这两个保证金共计1亿元,步幅医药

3亿元保证金现在只扣了1亿元,步长医药这种极不负责的销售行为,中恒集团的处罚如此之轻。 分步医药给出的理由是,产品总销售协议书约定年销售额达不到目标任务的80%时承担违约责任,目前还没到销售年度,他们不能认定违约。

在当初协议的违约责任中,指出不能在分步医药业务年度内完成协议规定的销售基数的,中恒集团有权按约定比例扣押部分保证金,并有权调整山东分步医药企业的总销售权。

《每日经济信息》记者观察到,这个销售基数是个谜,当初没有指出具体目标任务的百分之几,现在空发表了百分之八十,这是否合理。

另外,这次的协议书是在今年8月26日签订的,一年只剩下4个月,从上个8个月开始就不能估计阶梯医药能达到多少销售额吗? 这种推脱责任的做法,中恒集团也能容忍并采用吗? 即使不能全部扣除3亿元的违约金,至少扣除50%的违约金也是合理的吧。 毕竟,阶梯医药上半年的销售完成度不到30%。

这三年来,中恒集团无疑是a股最风光明媚的牛股。 从2008年10月30日的最低价0.64元(前复权价),3年内上涨了约3000%,刺激股价上涨的原因除了国海证券( 000750,收盘价14.79元)上市外,是此次多年来的一大单元。

年11月,中恒集团超大型单元签订后,企业股价从11.42元(前复权价)上涨至22.85元,股价几乎翻了一番。 另一方面,企业9421.19万股的限股于去年12月28日解禁,超大型单元比较有效地推高了限股的价值。

但是,这样的超大订单并未使投资者受益。 由于中恒集团新闻披露迟缓,许多投资者获得了较高的地位。

去年连续5月涨停的时候,中恒集团在第二次涨停后公布了超大型事件。 在此之前,机构席位、市场嗅觉敏锐的老字号游资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和华泰证券梧州蝶山二路营业部早就买账潜伏。

这次,只有中恒集团在停止贬值后宣布停止贬值,才会提前降息,组织资金提前外逃,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

但是,对信息一无所知的投资者,现在只能等待中恒集团重新上市后市场的“判决”,即使是期待企业与阶梯医药携手大举买入该股的华商基金和广发基金,自然也无法避免巨大的损失。

标题:

地址:http://www.beish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