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564字,读完约6分钟

据wind统计,2006年以来,周蔷神秘散户与融通基金企业旗下的新蓝基金、通干基金一起出现在新中基、海南海药、广州冷机、川化股4只10大流通股的东中,利润已接近2000万元。 《每日经济信息》记者详细分析了周蔷购入股票的时间,结果发现其购入时间非常蹊跷。 不是马上购入融通类基金就开始大举进军,提高了股价吗? 或者,通过正确抄写融通类的被套股,融通类此后也开始全力以赴“自救”。 一位市场人士认为,从周散装的买入时期、融通类基金的业绩、买入的4只股票的优势来看,不排除老鼠仓的嫌疑。 通过记者朱秀伟运营的渠道,4股周玫瑰的利润达到了近2000万。 据wind统计,2006年以来,周蔷融通基金旗下的新青证券投资基金、通干证券投资基金同时出现在4股前10大流通股的东中。 (有时在3个出现,也有时在1个出现)。 按照融通类基金进出4只股票后,周蔷的利润已经接近2000万元。 购入后的融通类集团进军,新中基( 000972,收盘价7.40元)是最早的例子。 与2006年一季度报告相比,新中基2006年上半年十大流通股东变化极大,众多机构席位介入该股,其中包括融通基金旗下的通干证券投资基金,认购数71万股,排名第七。 十大流通股东的最后一名是周零散,持有股份数为37万股。 当时的新中基股价在7元附近,最少也只有5元。 截至2006年第三季度,通融高管、周蔷仍出现在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但周蔷超过14万股。 截至2006年第四季度,融通旗下多只基金、融通动力先锋、融通新蓝筹、融通巨潮100指数等大举入股该股,总认购数超过600万股,新中基股价也开始强势上涨。 但是,2006年年报公布时,周玫瑰消失在前十大流通股的东方。 很明显,周蔷很可能已经出货完毕,那时新中基股价已经上涨到17元,平均价格也超过了14元。 仅新中基一家,周蔷的利润就超过了350万元。 一位深圳私募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先是周蔷和通干买入,随后融通旗下多家基金大举推高股价,最后周蔷再次“神秘消失”。 一切都很完美。 这样完美的“流动”还出现在广州冷冻机( 000893元,收盘价18.33元)上。 根据2008年上半年的报纸报道,广州冷冻机10大流通股东的席位发生了变化,其中融通新蓝筹股持有436万股,排名第一。 可以看到,周蔷也购入了99万股,排名第七,在第二季度购入。 广州冷机二季度股价暴涨,成为市场明星股,粗略计算周蔷的利润达到300万左右。 三季度,广州降温迅速,股价最高下跌至14元以上至7元。 但是,融通旗下的通干证券投资基金在此期间买入了283万股,进入了第三季度报告前十位的流通股东。 虽然以前进入的融通新蓝股的数量没有变化,但是以前的周零散股在前10位流通股东中不可思议地“消失”。 正确的融通随后开始了“自救”。 除了以上现象之外,周蔷成功“融通”。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一季度融通通干证券投资基金和融通新蓝筹大举进军海南海药( 000566,收盘价12.76元),分别认购876万股、173万股。 这个时候,该股的平均价格为11元左右。 但此后,海南海药继大盘暴跌后,股价于去年9月下跌至最低5元左右,但融通在此期间一直未减持该股。 然而,在股价触底的9月底,去年第三季度报纸报道,周蔷已经突然出现在海南海药前10大流通股的东中,买入165万股。 从这只股票的走势来看,周蔷可以说是拍下了融通的大底。 此后,海南海药强势上调,截至昨日已收12.76元,周蔷账面盈余已接近数千万元。 针对海南海药的这一动向,上述私募相关人士表示:“通融加仓进行‘自救’的可能性极高,但在周蔷介入的时刻非常可疑,所以不知道他是否事先知道了这个信息。” 这个说法也被证实了。 通证券投资基金年报显示,海南海药是该基金第五大重仓股,持股数较三季度上涨近20万股,显然,该股第四季度的上调与呆板有力的“自助”分不开。 周玫瑰和融通类基金最近共同出现的是川化股份( 000155元,收盘价8.25元)。 根据今年2月19日公布的2008年年报,去年第四季度包括融通通干、融通新青、周蔷,分别出现在该股前10大流通股东的第2位、第3位、第6位,分别持有360万股、324万股、139万股。 截至昨天,川化股股价也从第四季度的5元左右上涨到8元,周蔷账面上的盈余也达到了400多万元。 光这4只股票,周蔷的账面利润就已经接近2000万元了。 但是,如果整理一下整个过程,其中会有太多的巧合。 为什么周玫瑰能如此偶然地与融通基金一致购买同一只股票? 为什么周蔷买入后,融通旗下的基金大举进入以推高股价? 为什么周玫瑰在买入后股价暴涨,卖出后下跌呢? 操作优势选股有三大优势深圳某基金企业研究员昨天向记者表示:“从周蔷那里买入股票的时机、市场环境、选股优势、选股的所在交易所,被认为是老鼠仓的嫌疑非常大,但与唐建相比,这个老鼠仓要高级一些。” 该人士表示,购买4只股票的市场环境都是行情正常或疲软的行情中,但在2007年这样的大牛市中从未出现过周玫瑰。 2006年第二季度,周蔷携手融通新中基买进,但当时市场正处于强势后的巨大震荡,大盘走势有待确认; 剩下的三次发生在2008年的大熊市。 “在牛市中,可以通过自由购买来赚钱; 但是,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要赚钱,需要有人‘为’你保驾护航”。 这位基金研究员告诉记者。 他还表示,从4股优势来看,均为小盘股,最多的川化股总股也只有4.7亿股。 另外,四只股票都是主题素材股,具备炒股的概念,而且都不是机构的重仓股。 该研究员表示,继续分解,还有一个现象值得观察,这四只股票都来自深圳市场,其很大原因可能是为了“避免”对沪市财富数据的跟踪。 众所周知,为了赢取财富,公开每天的交易席位,但深市没有这样的数据,隐藏的目的很明确。 那么,周蔷和融通基金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昨天《每日经济信息》记者试图联系融通基金企业,但在记者发布消息之前,没有得到融通基金的回复。 媒体转载、摘录刊登在本报上的作品时,请注明“每日经济信息”和来源于作者姓名。 每次预约打电话北京: 010-65072776上海: 021-61213899深圳: 0755-33203568成都: 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标题:

地址:http://www.beishun.net